同窗故事更多>>
桓仁往事
发布时间:2013-08-12 23:08:355 作者/出处:科研 阅读次数 [1322]

    日子过去,就如汹涌的水,记忆也随之变得残忍。想得愈多便愈加难以忍受。有的记忆逐渐涣散,剥离,有的人会试图去修补,却发现再也无法回到从前,甚至无法辨认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活在自己虚构的记忆里,一生也便这样过去。

    ……

    所以我只得用仅剩的碎片去拼凑一次旅行。桓仁之旅。

    一些同伴的缺席,去时旅途颠簸的劳顿,通宵达旦的牌局,并未太多搅扰大伙的好心情。于是第二日一大早,一行人便兴致勃勃地启程探寻桓仁水洞的真相。水洞嵌于山丘之中,纵深千尺,透骨奇寒,我们不得不换上洞口分发的长袖,当然,不可能指望所有人都那么安分,总有标榜身体好的硬着头皮往里扎。大家排着长队跟随向导深入洞中,意兴盎然,但不久队伍便被拆散成好几个集团,可想而知,第一集团必是那些对景致没太多留恋的人,这其中就包括我。我们毫无缘由地把大部队远远甩在身后,随之开始非常规的探索:凡是岔道小道,一概摸着潮湿的岩壁深入,卑躬屈膝丢失视线也在所不惜,岔道里再有岔道依旧不遗余力,似乎没有什么能够阻拦这些步伐。不过我们终还是在一个千疮百孔的石穴被绊住,直到听见落在后面的同伴们的攀谈才踉跄认命。但我们总有新花样,既然探索无望,奇观掠影又无力审度品味,那便比比谁能最快出洞,于是在这个强项上,我们大获全胜。这还不算完,抵达终点后我们一直不怀好意地徘徊于洞口,等待“后进”们狼狈出洞,果然,戴眼镜的同伴一出来便成了“盲人”,厚厚的白雾迷住双眼,手忙脚乱,大快人心,我们看得兴起,紧接着又开始幸灾乐祸地听大伙抱怨闷热难耐,疲惫不堪,想来这是多么无聊的心态。

    出洞下山的那段,以韩前程为首的强身健体派必然是没有发言权的,因为只有他们是徒步下的山,其他人都是借着索道“飞”下山的。说起来应该佩服这些开发索道的商人,要说长途跋涉过后还愿意继续步行的人,这个世界上除了老韩和被老韩威逼利诱的同伙之外,估计鲜有人在了,用我们的行话就叫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姑娘们呈羞涩状不愿带头,爷们就得往前冲,于是我第一个被推下索道:伴随着坠下的刹那而来的是失重引起的心慌,可掠过脚下斑驳的树林,在倒映着山色的湖面上大脑一片空白地滑翔,那是许久未领略到的自由,仿佛佐匹克隆片的副作用在极端地发作,仿佛身体全然松弛地浸泡在大气层与宇宙相接的地方,生命开始的地方,平静,安全,却如烟花般绚烂,然而一眨眼这一切在双脚触底的瞬间便灰飞烟灭了。我在湖边默默地目送着伙伴们一个接一个地下坠,飞翔,落地,也不知他们会否拥有与我相似的感受,不过他们在天上倒是千姿百态,有的扮酷,有的兴奋地尖叫,有的惊恐,也有的呆若木鸡。

    最后一个下来的是智晓梅,传说中的惊恐状。之后我们所有人一起拍了照,露出了笑容,仿佛所有人都像看起来那样开心。午饭过后大伙又一起去玩了漂流,不过除了中途不幸落水被无数人围歼之外,我已没有太多印象,多亏偶然瞥见与班长同船的合影,让我意识到理应还有这样一段记忆的存在。多说无益。

    回到驻扎的营地已是傍晚,大伙都期盼着晚上的篝火晚会。我们事先就准备好了食材,能加工的都切成块,啤酒成箱成箱往外搬,这边给烤炉生火,那边忙着搭篝火,装卡拉OK,七手八脚,不亦乐乎。好容易等所有人就位,谁负责烤东西供大伙吃又成了纠结的问题,最终班长拗不过,把为人民群众服务的良机赐予了本人,我也不负众望胜利完成了组织交给我的任务,只不过有些遗憾地错过了男男女女或攥着啤酒瓶或手拉手醉醺醺地围着篝火疯狂的绕圈狂奔,酒足饭饱、精疲力尽后,横七竖八地深情对唱,然后继续眼巴巴地盯着眼前山一样高的生肉和玉米,用了半包的盐、孜然、辣椒面,还有地上用来对付浓烟的娃哈哈破水瓶和大半瓶我喝不下去的不知名的啤酒。

    那天的篝火据说烧得很旺,我却有些记不清,灭了之后才仔细端详了片刻。战场一片狼藉,空瓶子乱飞,大家早已该进屋的进屋,留在外面的该扯淡的继续扯淡,剩下一些东倒西歪不明所以的群众一开始还能假装饶有兴致地听我弹几首歌,接着也不耐烦起来。也不知什么时候,大家决定都进去打牌了。这一战就是一整晚,直到第二天一早,因为不满地上净是瓜子皮,服务员怒斥着把我们赶回长春:“就你们这素质还能当大学生?!”

    这是我们这帮人最后一次在一起。

    ……

    回去的路上,我们途经东梅,有好事者写到这样的字句:“阴晴参半,云地相接,日行千里,归心缈缈。是途悄然无声,却似半生惊涛波澜,匆匆远走如窗外行道树木,萦绕徘徊却如午后斜阳之广漫。一马平川,眼底尽是,然则好景汹涌,无心恋战亦力不从心。”所以,每当太阳东升西落的时候,我常常会想起这些年匆忙走过的路,往来划过的天空和所有淹没在旅途中的迂阔的想象,然而这一切竟已是我了解的全部,至于未来,除了必将衰老,所有人,所有人都一无所知。可能就像王晓鹏说的那样“也许我的一生,都在漫长的旅途中,偶或断连的步伐里,总有别人想不到的风景”。

 

    八月九日午后

    于杭州陋居

    致08级市场营销班

    (作者陆通,2008级市场营销专业本科、2012级企业管理专业研究生,目前研究生在读。)